hey


2016/10/22

回家的时候发现车上有一袋零食,老爹说是给同事的小女孩买的,打算逗逗小孩。我听完有点小变扭,伸手抽了几包QQ糖,咳咳。过了一会老爹让我把袋子递给他,他打开以后看了几眼,又拿出两盒奶糖给我。嗯,“阳光正好,洒满街道”。


2016-06-23

沉默

上初三这一年,不怎么练习钢琴。琴行举办习奏会,因为是晚得到的消息,我到了傍晚开始真正的恐慌。吃不下饭,愁着一张脸在原地打转,逃避式地呆在房间里。18:50多,我跟妈妈说不想参加,她看了我一眼让我自己和我爸爸解释,随即她先下了楼,没过多久便喊我的名字。我害怕这一声一声的呼喊,喉咙并不干裂却一句话也应不了她。又一会,我奶奶来敲我的门,我仍然不敢应她,就好像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,但规则是谁先说话谁就认输了。
真正到了19:00,这原本应该开始欣赏他人音乐的时间,我爸爸终于不耐烦地上了楼,先象征性地敲两下房门,我不安地坐在床上,直到他念出我的名字,眼眶穆地盈满泪,我听到他原地走了几下又敲了两下门,这...

薛公子

薛公子是小倌,他也许身份低下,但若有人爱着他,那么心里会好受,也不必哆嗦度过每个冬天,在静默的时光含着一声又一声苦奈种花。可是没有,于是他穿一袭青衫,在无人问津的孤院抚摸自己的胸口。

薛公子是小倌,春夏秋冬又一春,无人到来亦无人心怜他,他的笑容即使带光也开不出花,太苦涩。也许那个人明白但他没有勇气拥抱他。时光会沉淀吗 他们能在一起拥有头发花白后的每一丝暖阳吗?

不在古楼见过他不曾倾听他的萧不愿忆起他的疤。《恩,没关系》其实一己之见,到底是愿薛公子幸福。


这阵子常常熬夜看耽美小说,《蟒缘》里那头大蟒妖尤其想扑倒,无奈我不是怀情书生更不识江湖武功绝活,能做的只有入睡前念叨一句“情之所钟,若有所负,万劫加身”来安慰少女心。

© 四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